法律在线

“错换人生28年”小伙病重 协商未果家属欲起诉医院-中

  “错换人生28年”小伙病重,协商未果家属欲起诉医院

  记者:刘名洋

  因28岁的儿子被查出患有肝癌,许女士欲“割肝救子”,不料却发现,因当年生产的医院工作失误,自己养了28年的儿子是同产房另一名孕妇所生。6月3日,许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今年4月至今,儿子姚策病情愈加严重,与医院协商未果后,她欲提起诉讼。

  因28岁的儿子被查出患有肝癌,许女士欲“割肝救子”,不料却发现,因当年生产的医院工作失误,自己养了28年的儿子是同产房另一名孕妇所生。6月3日,许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,今年4月至今,儿子姚策病情愈加严重,与医院协商未果后,她欲提起诉讼,希望早日拿到赔偿来救儿子。

  许女士一家的代理律师周兆成告诉新京报记者,如果当年医院没有抱错孩子,姚策成功注射乙肝阻断疫苗,就不会发生今天患癌的悲剧。但河南大学淮河医院方面表示,两家孩子在医院抱错,但抱错与患癌之间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。

  时隔28年,许女士终于见到自己的亲生儿子,两人拥抱在一起。视频截图

  “错换人生28年”当事人病情严重

  许女士说,身患肝癌的儿子姚策前两次治疗效果不错,肿瘤变小、病情稳定,但到了第三、第四个疗程时,治疗效果不佳,静脉癌栓比较重。近段时间,姚策甲胎蛋白也有所增高,病情相比过去严重许多。

  于是,她和丈夫于5月26日陪着姚策从南昌到上海求医。“上海东方肝胆医院专家会诊后说,姚策病情确实很重,也不能耽搁。”

  许女士称,姚策前四个疗程看病共花费了50多万,此次到上海住院的费用,也大多来自好心人的网上捐助。为了给儿子看病,家里的车已经卖了,存款也已用完,捐款也即将用完。

  在今年5月初与当时生产的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协商无果后,许女士和丈夫开始寻求律师帮助,欲起诉至法院。6月1日,二人找了代理律师,“希望诉讼可以顺利,早日拿到赔偿给孩子看病。”

  此前,有消息称此次诉讼,许女士一家向医院索赔800万元。许女士称,该说法并不准确,800万只是自己之前大致计算,并没有实际提出。

  双方就责任划分存分歧

  6月3日上午,许女士一家的代理律师周兆成称,因医院工作失误,导致姚策和另一个孩子“错换28年人生”,两位被抱错的孩子和双方父母,都是受害人。

  今年,许女士从河南大学淮河医院查到的当年生产住院总结。受访者供图

  该案已时隔28年,有言论认为,时间已超过我国民法20年的最长诉讼时效。周兆成律师称,根据我国《民法总则》第一百八十八条规定,最长诉讼时效经权利人申请可以延长。未来,将在起诉后依法向法院申请延长诉讼时效。

  案件的焦点在于,两个孩子被抱错本身给双方家庭造成的损害赔偿,以及涉事医院是否需要对抱错的孩子之一姚策患肝癌负责。

  新京报记者6月3日从河南大学淮河医院方面了解到,两家孩子确实在医院抱错,但院方认为,抱错孩子与姚策患癌之间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,目前院方正在准备应诉,“相信法律的公正和公平。”

  周兆成律师则认为,从法律层面上讲,首先,该院侵犯了被错抱两家人的监护权、亲权,“因此两个孩子及其父母都有权要求涉事医院给予赔偿,河南大学淮河医院损害了权利人的人格利益,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。”

  此外,该起案件的特殊之处在于姚策生母患有乙肝,周兆成律师说,“河南大学淮河医院的重大错误是导致姚策被错抱,出生时没有就乙肝疾病采取相应的阻断措施,从而导致其年纪轻轻就和亲生母亲一样,罹患肝癌。”因此,他认为,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应该承担起姚策肝癌治疗的责任。 【编辑:孙静波】